河南計劃

從城市到鄉村 – 從香港到河南 –「全人藝動」的藝術家投入九日的時間,梁以瑚聯同一班音樂家、攝影師、舞蹈員、獨立的視覺藝術家,連同香港理工大學及信陽技術學院五十二名讀護理的學生,將藝術和衛生概念帶到河南的齊岡小學。理工大學希望把衛生的知識帶到偏遠的農村。為了增加吸引力,理工大學邀請「全人藝動」一起參與,透過藝術創作學懂衛生知識。

 

藝術家要面對的挑戰是要如何面對兩百名小學生及透過藝術去教育他們。最後決定以一個故事來帶出衛生知識。故事如下:

 

從前有一條村莊,村中有一個大湖。住在湖附近的居民把垃圾丟到湖裡,以為這樣就可以解決垃圾的問題。誰知這反而帶來更多傷害。居民把那麼多的垃圾丟進湖裡,終於令湖水泛濫,淹沒了所有東西。之後,熾熱的太陽出來,照著大湖。湖水被蒸發,在天空形成雲。因為水很多,雲也變得很大塊,形成大大的陰影,遮蓋著村莊。在黑暗裡生出各式各樣的細菌,都因為湖水充斥著的垃圾。細菌附在村莊中所有的東西。過了一會,村莊就充滿著微生物和細菌。

 

上述故事是所有藝術活動的底本。用舞蹈創作故事背景,舞蹈老師巧妙地把運動融合至舞蹈。在一個要小朋友親手創作的工作坊中,小朋友利用竹枝和顏色燦爛的布料做出對抗細菌用的布偶。小朋友可以盡情的展現他們豐富的想像力,享受創作的興奮。

 

原始攝影的一課,小朋友從「太陽相」學到太陽的力量。小朋友把在家中找到的有機物品,如葉子、木棍和石頭,放在對太陽光線敏感的紙上,留下深藍色的圖案。老師們高興地參與了創作的過程,以小朋友的圖案製出了多個不同的剪影,在另一幅牆上油了他們的剪影壁畫。

 

一個富創意的藝術家則用自創的樂器娛樂小朋友。無論是三角鈴、搖鼓或者是手鼓,小朋友熱烈地打出的錯亂拍子,漸漸隨著音樂和跳舞的拍子化成整齊的節拍。

 

最後,小朋友要合力畫一幅四百米的壁畫,把整個故事呈現出來。透過幾位藝術家的幫助,小朋友在環繞他們學校的牆上留下印記。利用顏色不同的塑膠彩,小朋友畫出他們對細菌的理解,用連點的方法設計出湖的大小形狀,還有村民丟到湖裡去的各種垃圾。

 

儘管隊員對當地所知不多,但諷刺地,藝術家所創作的故事就是村莊的實際情況。就在學校的壁畫外,有一個湖,小朋友都把垃圾丟進湖裡。原本虛構的故事變成真實。但不論事實如何困擾,只要肯面對問題就可開始改正。

 

從故事的結局可找到改善當地情況的方法。結局講出如何用正確的方法殺菌,用肥皂洗手,小朋友可用一個更健康和衛生的生活。為了加深小朋友的記憶,壁畫最後以小朋友的手印消滅細菌作結。小朋友的手印在一個大手的裡面,表示了清潔的需要。

 

最後一天,整個故事以舞蹈表演出來,加上自創的歌曲。小朋友的布偶加入巡遊和舞蹈中,壁畫則作佈景板。雖然河南的旅程完結,但小朋友和藝術家們都得公益不少。就小朋友而言,藝術家帶來知識和技術:小朋友則給藝術家們美好的回憶和感激的笑容。雖然要面對預料不到的混亂和困難,但也令藝術家們更團結,整個計劃相當成功。

 

Artists' words

神叫我愛小孩,這是我最重要的工作。在這旅程,祂令我學會謙卑,明白到儘管藝術重要,和別人分享神的愛更重要。我很欣賞各隊員的支持和努力。 –Evelyna Liang Kan

這是我第一次和二百位小學生做 ‘太陽相’。起初,小孩都不知道要做些什麼。雖然他們無法預知結果,他們還是乖乖跟從組長做出來的例子,開始作畫。當他們開始用水把圖案沖洗出來,我可以看到他們眼中的興奮和殷切。看到他們眼中的愉快,令我想起耶穌的話:「讓小孩來到我處。」–Tse Ming Chon

很高興看到小朋友自得其樂。這次旅程讓我帶另一個快樂的途徑給孩子。透過他們,我感受到歡樂。多謝各隊員真心的分享。你們都是我的榜樣。 - Thomas Yuen

感謝主,給我機會用舞蹈來服侍。這幾天,由一個人變成一小組;由一個小組到一大群。每人都沈醉在舉手投足之間。他們的愉快的笑聲,真誠的眼淚會一路長存。 –Bon Kwong

除了語言障礙帶來的不便,我發現對藝術之愛是不分國界。不論一個人的母語是中文或英語,都能明白對學習的渴望,創作一件藝術品帶來的滿足感。 –Janet Tong

儘管我是行政助理,仍很慶幸我能在音樂和壁畫的部份幫忙。小朋友的笑聲和好奇心令我能忍受熾熱的太陽。這次旅程再次證明音樂和繪畫的力量,即使是來自 「非專業人士」(包括我)。 - Samson Wong

我叫每一個小朋友都在牆上畫一點,每一點都與大湖有關,所以在最後的壁畫裡,每一個小朋友的角色都很重要。我們所有人都有其重要性。—Tozer Pak

燒著似的太陽,變化不定的天空,很熱很熱,裡裡外外都一樣。太陽在我的腳背 上留下鞋帶的印 – 一個中國字 「人」。雖然印記不太清晰,我還是看到那個字 – 一個無法磨滅的印記。這個關於人的印記就是我在2007年6月在河南的經驗。 - Ho Pak Chuen

離開了齊崗小學﹐腦海總浮現幾個畫面。。。
-個子小小的他-沉默、扁嘴、眼神憂傷。儘管身邊的哥哥姐姐和孩子再努力跟他溝通﹐他總是不發一言-
-烈日當空﹐大家都在畫細菌﹐他卻[足尊] 在牆角前﹐拿著畫筆﹐不斷地點出小黃點來-最後一天﹐他微笑揮手與我們道別﹐縱使他日後依然會有難過的時候﹐但最小﹐藝術成了他的朋友﹐畫筆成了他的聲音—Jess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