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七月十五至七月二十二日,歷時八天的行程中,藝術家們服侍了約三百名兒童、約數十位中學生義工及救援人員。活動以繪畫、音樂及戲劇形式舉行,透過集體創作提供一個舒發的平台,重建眾人的信心,逐漸將逆境化為成長的力量。期間亦舉辦了兩次大型的晚會,以不同的藝術表演,吸引了近千個居民,凝聚周遭社群。

重建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達成,這次行程的主要目的是視察情況和建立關係,全人藝動正在計劃於十二月、明年二月及六月再次回到該社群中,以藝術為兒童作進一步的培育及啟發。

 

每次想起青川的孩子

以瑚(梁大媽)
12.08.08

每次想起青川的孩子,總是不知從何說起...
也許,因為我們和他們一起做活動的日子太短,其中沒有什麼值得自豪的地方,又也許,我們只是在那幾天輕輕地觸動了一下,沒有太深入的了解,就此離開。
也許,我們幾天的活動比較起在那兒和孩子們及失去家園居民一起同行同住的工作人員及志願者比較,我們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那幾天,我們哭過、笑過、互相擁抱流淚、安慰...
我們跳躍、舞動、高聲的歌唱、也默默地聆聽工作人員及大學生們的歎息。
海洋哥如泣如訴的古樂聲如微風輕輕撫動我們的心,把我們與大地緊緊地連在一起。
阿存和一班青年志願者以絃和唱出他們的不屈和堅強,在我們每人的頭上,雲彩在飛揚...
在馬鹿的夜空上,青川孩子的臉孔如一顆顆明亮的星星在閃爍,每一對眼睛是在告訴我們他/她每人對生命的冀望。

我們在青川的幾天做了什麼?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們沒有做什麼,是那兒的工作人員、大學生、高中生、中學生及一班的孩子告訴我們,生命是堅毅,可貴。同樣更是可以同人分享。

在青川喬莊鎮的幾天,我們早上在板間房和小學生們做藝術活動,下午就培訓一班青年的志願者如何以遊戲、音樂及藝術帶領小組活動,並和他們一起編曲作詞、畫畫、編排短劇,兩天半後的晚上,更和他們一起在晚會上作了表演,明莊把幾天的活動,每一個孩子的臉孔都投影上了銀幕。孩子們和應著歌聲、把小草繪畫在大畫上。

摩天嶺上的小草很堅強
因為有太陽還有月亮的愛

狂風暴雨突然來臨搖呀搖
小鳥的翅膀被打濕了

小鳥小草是英雄
不怕風和雨
打痛了我身體打不動我的心

小鳥和小草互相安慰
昂起頭喚彩虹
彩虹說: 不怕不怕不怕
我們同在一起
對生活有了希望

大學生們都興奮極了、晚會後與工作人員和我們一起到街檔上吃宵夜,喬莊鎮第一小學的校長情緒更高漲,和我們高歌,喝啤酒、吃小炒,最後更吵醒了住在附近帳幕的人、勸止我們歌聲要小一點。

我們開心,因為一班大學生志願者用了回家探親的假期和災區的學生補習功課,他們說他們本也是窮孩子,更是少數民族,在鄉鎮中也是一步步的努力,考上大學,他們是這兒學生們的大哥哥、是典範(role model)。
我們開心,因為他們展示給我們看的,是一個未來中國的面貌,他們有敏銳的觸覺,深厚的文化根基,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有一顆關懷別人的心。
我們觸動的、是因看到與災民一起同行的宣明會同工及社區工作者、在她們疲累的工作中仍然以愛作最終的堅持。
在青川喬莊鎮最後一天的早上,一個小男孩帶我到他住的帳幕看。心很疼。他爸媽都在外地工作,地震後只回來看過他一次,他一直和七十多歲的爺爺住,老人家仍然堅守著沒有了水和電,搖搖欲墜的房子,而他的小帳幕在大院的一角,也許父母都不在身旁,分配到的地方是一個斜坡,只夠一張床傾斜地放著。每晚仍需要和姨母擠在一起。他很懂事,常常咧著嘴憨笑、前一天和他做小手偶活動時,因材料不夠分,叫他先和我觓張分派給別的同學,他也是樂意地去做,沒有如別的孩子那樣爭吵著要先做小手偶。
後來他和幾位小朋友拉著我們到處在瓦礫中串門子又要唱歌給我聽。
清脆的童音從他們口中傳出“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是個寶、、、〞聽著、看著、我心被溶化了。
孩子、其實我們沒做什麼,是你們替我們療傷。

第四天的下午我們乘車到了馬鹿,所有的災民仍是住在玉米田上的帳幕,宣明會搭了兩個大營房作兒童天地。那天晚上我們很快為孩子們表演了一些項目,阿存唱了香港少年人鼓勵他們的歌,明莊把美美姨(來自花蓮宣明會的同工)給他們拍的照片投影在布幕上,海洋哥的尺八又一次與起伏的山巒相結合。孩子安靜地看著、成年人也默默地觀望、他們看到的是對生命的讚歎、每一張面孔是如此的獨特、是美麗的創造同樣也因著關懷與愛、有了希望。

晚會結束時雨開始下。
那天晚上,雷響、閃電、雨的敲打聲不斷,加上隔鄰帳幕堛漱H聲,初時也不太習慣、但是真的累了、慢慢也沈睡過去,半夜媟P覺地在浮動,很軟,沒有剛睡時的不平坦,到早上醒來,發覺原來整個帳幕下的田都浸了水,我們浮在田中,走出帳幕,就上了一課何謂水稻田,插秧等農務問題。^o^

那天早上如廁要爬上山坡上去,我第一次走的時候,在田中穿插,很小心地一小步一小步的走,泥濘都黏在鞋上,很重,很難走,到了平地時,一時輕率起來,就摔了一交,把海洋哥嚇了一跳,不住要扶著我、更不斷提醒我不要玩。後來有需要時就決定在玉米田中解決,不過還是很不小心,差一點就坐在水上,田中。(也許我真的是想來一次泥漿浴呢!)

其實這對我也是一個啟示、對所有的事不論大小、熟悉與否都不能掉以輕心、要一步一步小心地懷著戰兢的心去面對、作神的工作更應如此。
馬鹿的早晨,雨仍在下,我們和宣明會的同工及一班小義工作一些簡單的活動、也畫了一張畫,在互相祝福時,孩子緊握著我的手不放,我忍不住哭了,我一面說著祝願孩子的話,一面暗暗地憎恨自己的行為:我恨自己要「離去」,而又不停地說說會和他們同在(但是我們只是與他們同在三小時,感到自己很虛偽!)。最後我邀請阿存帶他們唱「我有個願望••」,算是對自己也對孩子們的一聲祝福吧!

那天我們離去
把馬鹿孩子們對我們的祝福也一併拿走,我的願望是希望能看著他們成長、願望他們的願望成真。
我記得依偎著小程姐姐的女孩,她的願望是要做幫助人的社工
決志要做醫生的黃桃
小義工小猴子臨別時把我的行李托在肩膀上、他要做服侍人的人
要做記者的大姐姐
要做軍人、飛行員的小哥兒倆
一群只有十來歲的小義工,一一說出他們的願望,有要做廚師的,也有希望成為藝術家的,一邊聽的時候我們都流著淚,也笑著一一的祝福他們,因為孩子們眼目中的自信,我們捨不得
頭上的雲彩,我們雙手創建我們的未來

捨不得山川的美,大地的無限,我們也許只是那一小點,但因為你們的堅強,同樣也鼓勵我們繼續做下去,因為愛,我們願意成為你們實現願望的一部份。

click to view